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寻找感觉  

2016-02-22 10:10:00|  分类: 青春,人生,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曼荻《青春独有》一书文章摘选

 

 

 

青春记忆(六)

寻找感觉

 

 文/胡曼荻

 

想起做过的许多傻事,最蠢便莫过于找感觉了。无端无故地找感觉。

下雨时看雨丝打窗会伤神,飘雪时看一片片地飞舞的白精灵会蠢蠢欲动,观月时会黯然,黄昏时会落寥,日出时会欣喜。依着门框,呆呆地看着不知什么地方,没有一丝的感觉,被人重打了一下,:“干什么?”愣过以后忙回答:“在找感觉。”很滑稽。很可笑。

时时地便有了乱七八糟的想法,不知这是不是一种感觉,看着天完全黑下来:“又一天过去了!”全然没有了感觉。

在海边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呆呆地一动不动如雕塑般坐着,所有关于海的词都想不起来,只有脚下的一片浪花。回来时才知在海边呆着有多美:什么也不用想,只要聆听大自然的一切。对自己说:“找到感觉了。”

其实什么也未有找到。曾很欣赏一句词:“无言自倚修竹。”想自己像一个受了气的小女孩,倚在瘦骨伶仃的竹上愣愣地看着远方出神。

灵魂便利了躯体飞来飞去,没有尘世的一切尘土。没有世人的一切麻绪。

可时常便觉得那是一种怪透了憨透了的行为,好笑极了。无缘无故地给自己平添一丝麻烦。时不时地找一丝麻烦——感觉。

没有感觉时才找感觉。以为一切皆因为自己的阅历很浅很浅,看了一些东西听了一些事实便装腔作势地欲与进入。

于是常莫名其妙地笑自己的荒唐。故意寻找一些东西仅仅是因为得不到。得不到时才故意寻找。于是便寻找。

性格中有许多怪怪的过敏东西,平白无故地让自己去寻找一些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得不到的怪思想。

性格中的一切特点总是改变不了的。

 

 

 

做了一个梦,自己坐在一架敞口的飞机在天空轻轻地飞。许多的白云在身边飘来荡去。白云上有黑色的字:昨天,今天,明天。千奇百怪的云就游荡在身边,伸手可摸,却怎么也抓不住。后来飞机便停在空中不动,许多的白云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醒来时记起一句话:“人生只有三天,昨日已经过去永不复返,今天和你在一起但很快也会过去,明天就要到来但也会消失。”突然浑身汗淋淋的,我怎么没有抓住一朵白云呢?

日子总是在一滴滴地聚集流淌,那一滴滴中是否有许多的眼泪?许多的怪念头便在脑中闪过,觉得也许还未从梦中醒来。

真正清醒时,窗外的天已大亮,抬头观空,没有一丝的云,无论是白云还是乌云。突然很懊丧。

依然的又一天。

只是这天努力做了许多事情,没有让自己闲下来。黄昏时观天,金灿灿的一片很漂亮。今天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的。这样想,晚辉便将我笼罩。在绚丽的五彩的霞光中突然感觉身边有许多的五颜六色的彩环,伸出手,彩环便破了,于是静静地看彩环,感觉到时光就在身边淌着,虽然摸不着。

“不必刻意地去追求什么,只要做了便行。”仿佛听到云空中远远传来这样的话语。

心突然松下来,看着斜阳从天边一点点地坠下去。然而世界依然明丽,五光十色的彩灯将这世界点缀得更加多姿。每个窗口都映着不同的影,是否每个人都坐在光中?

不知晚间会不会再作梦,不知色彩会不会入梦来,时光是有颜色的吗?

时间的河在静静地流,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也许夜晚的河床缀满珍珠,会发出更诱人的光泽。然而流走了便谁也再拥有不了。

 

 

 

生命不知来自哪里,莫名其妙地便给我一个开始。很多很多的事都已忘记,看着别人说自己的往事时只有干笑:怎么都不记了?

小时的事情便是一大堆神态各异的黑白照一切按比例缩小,全然不似现在的我。现在的小孩一个个和玩具差不多,怕手重些便会碰坏他们,不知自己是不是从前也这般地脆弱。

小时真的那样有去吗?小小的鞋,小小的袜子,小小的衣服,那么小那么小不相信自己曾那样地穿过。有时便很伤感长大时的浪费。

从前的事情真的没有印象。以为自己该像条河,初时清彻却狡黠,终时经历了许多事虽然浑浊了些却终于流进大海,融入生命——更广博的蓝色生命。这时是宽容的,对于一切已没有了两岸的限制。也许在忽忽的一瞬便汹涌地滔滔消失了。生命悄无声息地离去。

愿像一条河一般干净,自然。来自高山,流入汪洋,也许经历了许多磨难,经历了许多苦楚,但终于便平淡地升华,溶入自然。非常非常地平静和无声。河脉是生命的床,恰似躺下时人们的背一般托起生命。

愿自己是一条河,也许很小,也许会被江吞没,被海融汇。然而毕竟也曾有一丝的清冽。

 

 

 

有时很奇怪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自己却和眼前的人相遇相碰,便说这是缘,是命运让我们相逢相知,如果……那么眼前的朋友也便是路人。

便说天下没有陌生人只有不相见的朋友,听得别人好开心。

世界很大,每个人都在忙忙地找自己的位置,找到了便坐下,即使错了,还是快快抢下的,因为总比站着好。只是凳子上无钉子才妙。

然而坐下来时不会细看的,因为没工夫,即使有钉子,那种尴尬也只有悄悄埋葬罢了,谁让你近视而又急切呢?坏处又是不能给人说的。

总以为站着保险些。虽然累些却不必干着急。然而谁都想坐下来,坐下来时便觉得别人的椅子更舒服些,于是想什么时候将椅子换一下,享受一下别人的幸福。

于是就有人在自己的椅子上钉钉以防止别人偷换。于是几乎所有的椅子都有了钉子,坐错了便会难受。

但时时有人坐错,所以不快乐的人多些。

 

 

 

 

又一次在街头走,一段路在修,扬起的飞尘直往身上飞。便骑车飞快地过。有一大石头挡在路中央,自己不经意便撞了上去。

便听到有人在旁边叫:“小心!”一个老者对我直叫。还好自己未摔着,看单车惨兮兮地在路边打空转。

那位老人将我扶起来,心中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便看到老人的身上开始落下尘土。我说:“不要管我,请您赶路吧!”

他笑笑。帮我推车。“不管走什么样的路,都要稳些,才不会摔跤。”

他对我说。突然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走路从来不老实,所以常常摔跤,有时摔得自己莫名其妙,只好无端地解嘲自己。

老者走的时候,看到他的背有些驼。

不记得她的样子,每每看到别人摔跤时,便想起老人来,便提醒自己切不可笑别人的跌倒。也常常走过去,看能不能帮点什么忙。

但是真的已不记得老人的模样,只想起他还说了一句:“不要难为情,任何人都会遇到麻烦,摔跤什么的。”

于是常常无端地便想起了老人来。

 

 

 

 

有时很不明白上苍给某些人的很多很多,给另一些人的很少很少。

在一条街上走路,一个很丑很丑的人在路旁边的垃圾箱中拣着什么,翻出许多东西来捆着便背在身上,一脸的满足状。一个很美丽的女郎,穿着很洁净的白衣从此间走过。满世界的光彩几乎全笼着她,那真是一种眩目的光环。

很丑的人似乎被她的美打动,跟着她后面一声不吭地走着,很久很久,女郎很温柔地回头看了那人,和身边的友人很快乐地谈着什么,拐了一个弯,不见了。丑人看着交叉的路呆了很久。又低头寻找着什么。

他把找到的东西往口中塞着,又有一个很动人很美丽的人从旁边走过,他便冲美丽的人笑,做一脸的怪状,美丽的人吓得远远地绕着跑了。

那是一条一段时期我每天都要走的路,每天都看见很丑的人挤着一脸的笑对每个路人嘻嘻。每天从那条路上走过各色的人,有很美丽的也有很普通的。许多的人看着他,有厌恶的有同情的。

我只感到上苍真地很奇怪,他一定睡着了。他一定很爱睡觉。


 

 ******此文写于供职天津日报期间,刊载在出版于新加坡的《中国女孩》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