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澳大利亚父女到新加坡跑江湖卖艺  

2014-07-11 00:51: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奔波码头

文/胡曼荻

眼前,是新加坡河。河面上,一对父女仅由一根细细的钢丝支撑,在空中做着种种让人心悬的动作。来自澳大利亚跑江湖卖艺的洋人。那条河水很深,看起来很,掉下去会很难受。
      

 我们原本在克拉码头度周末,看各种的古董玩物,听空中荡着许多三四十年代的旧歌。这码头新加坡的老人称为柴船头,以前是很忙碌的码头,後有了更摩登的集装箱码头,便没落了,然又被修饰後,竟成了游人的购物乐地,许多的游者流连其中,寻找旧新加坡的遗风。


很喜欢这个地方,常常去。这次竟撞上了父女俩的露天展艺。他们在玩命呢,我对朋友说,手依然拍着。父亲驾着一辆摩托车在钢丝上行驶,垂下一条线,挂了女儿,女儿便在线下的铁环上坐着,并不停地伸腰展腿,父女俩生命系於一线。这样的表演多了,朋友淡淡地说,眼睛不屑地看着父女。


女儿的表情很欣喜。也许每个艺者都如此,即使心中有巨大的苦楚或是恐惧,脸上现出的依然是飞扬的快乐。她看上去蛮小的。雨忽地便飘洒下来,这是新加坡特有的情绪雨,说下就下。女儿依然是微笑的,虽然雨在黑夜中,打得新加坡水不停地响。


震声的麦克传出播报说,父女俩会在此地再演两个星期,每天有三次。露天的演出是免费的,克拉码头的一座新楼落成,请了他们添彩。他们原本是商家的噱头。在彩灯烁烁的醉闹克拉码头,观父女俩的游人并不多。依然有许多人在岸边喝酒,匆匆挤路,对河面系挂的两条命视而不见。


和朋友前行,不远有一露天地,要了饮料,坐下来慢慢啜饮,父女俩已离我很远了。我眼睛所及的,是环形的吧中央舞上三名舞动的歌女郎。她们扭动着身躯,忽而浓烈,忽而舒缓,脸上始终是醉人的甜笑。英文的歌皆是流行於世面上被唱红了的,听来很熟悉,熟悉得似收音机传出的声音。


      
生命的方式有很多种,维持生命的方式也有许多种。


小时候都在学校读书,忽有一天大家都毕了业或肄了业,於是绽放出许多职业来,去维持生命的存在。饮料要比在超市卖的贵了十倍,其中加了三女郎的声色,自是价格不菲。我饮着歌女郎的音声,便听旁边的人说她们来自菲律宾。


昔日的驳船声已逝去,很多的中国人就是在这个码头登岸,开始了在新加坡的生活,如今已消失在新加坡的流水声中了。只是河水依然不知劳苦地流着,不知为谁忙。


此文写于旅居新加坡期间,被收录在即将出版的胡曼荻文集《狮城萦梦》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