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毕业季大学校园的青葱岁月离别  

2014-06-13 03:19:00|  分类: 中国女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季还泪日

文/胡曼荻 

     送人也许是一件最伤情的事。

      尤其是送彼此相密无间地生活了许多年却又天各一方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的朋友。

      在这个城市念完大学便留在这里,却有许多同学走南闯北,东奔西跑了,于是便去送他们,才发现自己原来很脆弱的,那几天似乎看了最多的眼泪,也留了最多的眼泪。尽管送人的站台票莫名其妙地一下子长了五倍,可是站台依然人满为患。抱头痛哭的有之,嘤嘤啜泣的有之,车上车下执手相看默默无语的有之,躲在角落里暗自垂泪的有之……

      班上的男生组成送人小队,整日呆在站台里,从一个站台跳到另一个站台,一列车一列车地送,从凌晨的最早一趟到午夜的最晚一客车。平时彼此交往不深的此时却似有千言万语虽然不知如何告知。

      彼此相见便足以。后走的送先走的,留下的送走的,一拨一拨的,谁都以为列车是无情的,又有什么办法呢?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当同一宿舍的两位男士抱头哭叫:让我们和好吧!所有人的眼便似阴天般地瓢泼起来。他们俩过去总抬杠,据说头一天还彼此大动干戈,然而一切阴云随着时间流逝而烟消云散了,留下的只有思念。

      一切已成过去,只是总觉得这一幕的的余波震的时间很久很久……于是才体味出人的情感有时被埋没很久,真正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份最珍贵的情谊,于是便会在某个时刻爆发,也便有了最动人的一幕,这是任何艺术家都演不出的,人的真情流露处便是最可爱处。

      于是常想彼此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往往总有些隔阂呢?在最终分别才坦露真心是不是有些遗憾呢?然而知道每年都有一段这样的日子,暂且叫它还泪日吧。

 

      在南开念书的一天晚上,不知为何,心中很烦,便抛了书在校园里走。当时下了雪,很厚,踩在上面吱吱作响,我静听这一切的和谐。

      南开园的新开湖结了冰,雪厚厚地铺了一层,走过去的时候想在冰上玩,便有几个大大的雪团向吾扔过来,一下子便落进吾之脖子里。便有人在向吾打招呼:过来和我们一起打仗!是吾之几个同学在玩冰雪游戏。雪给他们快乐,雪给他们快乐,雪让他们忘掉不快。

      视线却被一个人吸引了。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衣,雪白的鞋,他躺在冰面上一动不动,雪在渐渐将他覆盖,他的周围堆了许多的啤酒瓶子。

      他会冻死的。如果不注意看,不会发现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一再融入冰雪世界。意识到这一点时便走过去看他。是同学文。摇摇他,他似乎已没有了声息。没想到会遇上他。他喝醉了,另外的同学走过来,对我说,然后便把他架走了。

      第二天,去看文,他的宿舍充满了醉汉吐泻后的酸味。他的精神很黯淡。对不起,他说我昨天一定说了很多胡话,我以为我能葬在冰雪中,我真希望那雪的洁净将我埋葬。

      没有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做,总之,不开心的往事就像开了一刀,缝好的刀口最好不要把线马上拆掉。文在印象中是最有能力最诚恳的男同学,以为他最有性格,总之是能让老师和所有同学都喜欢的学生,没有人说他有缺点。即使是他喝醉,也是被八个人抬回来的。

      也是第一次见文那样失态。他见到我显得很尴尬。他说:我很累。不知道他是不是活得很累,总之,能被所有的人都喜欢的人的确不容易。

      雪覆盖了大地。在洁白的雪中,人也许才真正能回到原来的自我。

 

     这是大学同学的最后一次聚会,去一个被称为水上公园的地方划船。似乎并不用说什么,玩在一起便有了一切。

     和三个男同学同划一条船。一个考上了研究生,一个回了本省,另一个准备到南方去大干一番。平常在校园里交往并不多,但呆在一条船上便是患难生死朋友。当有别同学的船向我们开水仗时,是齐心合力。吾之裙子很快便湿了,像一只掉进了水里的小鸟。然而这是一件开心的事,大疯一把是告别校园生涯的最好选择。以为那时能忘掉一切。

     上了研究生的掏了盒烟,你抽不抽?他问,吾笑着摇摇头。另两位便要抢秀才的烟,却被秀才喝住了。秀才看不起那回省的,以为他是老土,虽对去南方的侧目,但表面上仍是不屑的,这是他的自尊。秀才举着他的烟,得意地燃起来。

      有邻船的扔过来一个西瓜,在水面上吃西瓜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吃完了西瓜皮便被我们作为打水仗的武器,此时我们四个马上有齐心了。所谓停止内战,一阵对外。而当一切风平浪静之后,他们三个的口战便又开始了。不记得当时因何而争,似乎是一个学术观念,把很晦涩的论题在游玩中争是一件很不适宜的事,然而他们谈起来却海阔天空,说了些让我非常耳生的术语。只有承认浅薄。看着他们三个佩服极了。女孩是极易佩服人的,只要一个男孩稍微在某些方面有些特长。不知道他们三个是否有在面前个个不能显出无能的意思,是不是在表现自己。一向都以为我的同学是很棒的。

      静静地听他们争辩,将目光投在远处的水面上,荡水湖心是一件神怡的事,大自然是美丽的,属于自然的人愈是美丽的。突然我感到气氛有些不对,一切静悄悄的,他们三人不知什么时候一齐停下来看吾。

      有些莫名奇妙,很不自然地看浑身上下:怎么了?我问。

      “猜你在想什么。”秀才说。也许他们皆以为吾是一个很怪的女孩。哑然笑了。一个女孩的沉默会使他们停止内讧,这也许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便有一种让人感觉不似从前。

      一天朋友请吃饭,这是让我诧异的一件事。不仅在吃饭本身,关键是这个朋友在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能敲到他的竹杠的。

      大学时的朋友一分很久,再回校时他们依然做研究生我却已工作。回学校时已准备就走,不知道怎样去和老同学联系。

      他们都是真诚,相见时总是和上大学不一样,上大学像思绪飘回过去,有一段时间和朋友是有些不相往来的,独独的,如天马行空,惹得许多人有些颇不可理喻。以吾之热忱,原本应和每个人都成知交的,偏不知该如何对待一切事故,偏许多人便说吾冷冰冰的。

      然朋友请,在吾看来是不可思议,他说在尽地主之义。如果在吾的地盘上,自然要宰吾。这让我很感动。

      朋友不是当时就交的,若干年后再见会突然亲切倍至,这才是朋友。看着校园依然碧绿的湖水,映出了吾的眼。一双不再忧郁的眼。生活中许多的情景在人是无法改变的,但生活中的真情却是永远的。

      大学的一天发了烧,是被人搀扶着进卫生院的,吐了连自己都觉得抱歉,但朋友们却什么也未讲。只有默默地守着吾,吾之眼便和他们的眼相撞,看到了真情。再对望时,在眼中感受到生活的情感,生活原本像眼中的波痕,当你快乐的时候,波痕就动,当忧愁的时候,波痕便涌了出来,防不胜防。已感觉不至昔日生活的光彩了,在梦里的时候,常为自己流浪的心不能停岸而生气。

      再看自己的眼时读出许多东西来,对过去的遗憾,对未来的暇思。眼是最真诚的,当对自己没有信心的时候,便读自己的眼。

      回到学校的感觉已不似以前,愈多的朋友依然匆匆,吾也依然忙,只是感谢他们给机会,让吾再读吾之眼。

      在眼中,读到了生活的一切。包括其中的泪。

 

      也许人生来便是为前世所欠的泪而活。有一天便要还上。


  ******此文写于大学毕业之际,刊载在出版于新加坡的《中国女孩》一书中,亦被收录于即将出版的《青春独有》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