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母亲节之康乃馨  

2013-05-10 03:23: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节之康乃馨

 文/胡曼荻

五月,接到阿尼的电话,说她来了美国,要参加儿子医学院的毕业典礼。有那么久了吗?阿尼是在新加坡的好友,比比要当医生了,都不敢相信岁月的无情流逝。生命总是在成长,曾经青春的心情,都会慢慢钝化,唯有不变的,是母爱的柔情,虽然,母亲的鬓角悄无声息地渐渐变得斑白。如今,母亲已长居美国,相伴身边,能做的,就是想看母亲的时候,随时开车几分钟,就可以拜见。曾在新加坡时,在母亲节,写过一篇文章,那时和母亲还天各一方,重新翻来,岁月依旧,心境不然。


 又是母亲节了。好友阿尼早早便做了母亲,独身带著十二岁的儿子在新加坡度日。阿尼看著花店里的康乃馨,忽然叹了一口气。有些吃惊,问她何事烦心,她只是淡淡一笑,许久才吐出一句话:比比要是能在母亲节送我一束康乃馨就好了。比比是她的儿子。阿尼依然美丽,看她充满活力动感十足的神情,谁亦不会猜出她已经做了多年的母亲。如果新加坡评选最有气质的母亲,恐怕非她莫属了。这也是偶听她叹气我有些吃惊的缘故,因很少见她有锁眉的时候。


 便想起母亲来。母亲是不常锁眉头的,可是她额上的皱纹依然义无反顾地冒了出来,白头亦渐渐多了起来。在狮城第三年生辰之日,母亲恰在新加坡,陪母亲在最繁华的商业区闲走,虽然很遗憾地看著那耀眼的商物刺目的珠宝,向母亲道歉没有财力给她买,她已很满足了。母亲眼睛还是不停地搜索,似乎在找什麽。问她想要什麽,母亲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再看什麽。我懒懒地斜靠着母亲,觉得自己在九层云外穿行,有些飘然了。
   

那天下午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是否看了新加坡最大的华文报《联合早报》,然后告诉说里面有介绍我之书的文章。告诉了母亲。她于是急急地满街找报纸,找到后买了好几份,说她要带回家,精心保存。母亲看着报纸,脸上现出了孩童般的骄傲,那是我生日时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我看著阿尼,想着母亲是否在家等着我的贺卡。可惜我忙着不知什么事,把所有的应记得不应记得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这是很可怕的。陪阿尼回家。比比正躺在床上,看一本英文的鬼故事。问比比知道是什么日子吗?比比一脸茫然的摇头,又低头看他的鬼故事。问他要不要买花给母亲,比比摇摇头,说没有钱。


拿出一些钱给比比,让他第二天一早便去买花给母亲。他接过钱,点头答应了。走出阿尼的家,忽然想起母亲曾告诉我,她当时在新加坡想找一种特殊的染发剂。我那时却对母亲说染发剂很容易致癌的,还是自然的好,我老了肯定会让满头白随意地飘著。母亲被我说得很不好意思,讪讪地说不要了。母亲回中国后,再没有谈过要染发剂的事。忽然悔起来。


母亲节的晚上,从新加坡打电话给在中国的母亲。妹妹拿起听筒,说了一句:妈刚说了你会打电话过来,果然是你。我忽然便流泪了。我手中没有花。我还没有浪漫到买一束康乃馨,透过电话送给母亲。可我想,或许应该去买瓶染发剂,寄给母亲。

2013-05-08修稿于@美国费城。原稿写于旅居新加坡期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