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归去来兮(三)  

2013-03-08 00:43:00|  分类: 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连载

归去来兮

(三)

      /胡曼荻


    亨利的电邮,开篇是客套,这是靖蕙所想到的,结尾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亨利居然问她有没有相识的中国待嫁女,介绍给他,这让靖蕙感到很有些无厘头。她按了下回复钮,想回个电邮。想了半天,觉得无从回起,便关掉了邮箱。就让这一短暂的记忆,像流星般划过,无痕无印。生命中总是遇到些许人,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相遇相知的。

    靖蕙觉得有些饿了,她打开抽屉,对着一堆菜单看了看,最后还是选了那家叫“中国龙”的中餐馆。她叫了两样:酸辣汤和海鲜炒面,这不是她的最爱,只是常武爱点的。常武最喜欢到这家餐厅叫外卖,他的最爱总是那么几样。靖蕙似乎闻到屋子里常武的气息。她还住在那间旧的公寓里,没有离开。

    曾经她每天是多么期待着搬家,搬到离公司近的地方,不需要每天开近一个小时去上班。她毕业后找到一间公司,答应帮她办理工作准证和申请绿卡,可不在费城市区,在新泽西的一个小镇上,离费城近一小时车程。她没有再选择,就义无反顾地去上班了。身份是一种束缚,这便是美国,没有合法的就业身份,就没有择工的自由,更不可能追求上层建筑的出人头地。离乡背井的不合法移民,打得只能是无法暴露在阳光下的黑工。自由没有平等,美国的法律,倾斜的是本国人,就算是在美国也没有完全的平等和自由。

    常武还在学校煎熬,完成着他的学业。常武和她讨论过搬家,搬到一个中间地带,每个人有一半的路程。靖蕙没有同意,她宁愿自己每天花两个小时上下班,也不愿常武每天要开车上学,她愿意自己牺牲时间和精力。另外,她喜欢留在费城的生活,喜欢闹市的繁华,而不是郊外的寂静。不过,每天驾车上下班时她还是有些很恨的,幻想着马上可以搬家,可以不用长距离去上班,她还暗想着有了绿卡一定要马上换工作。

    如今绿卡有了,她没有搬家,这是常武的窝,她不愿意离开。只是,她可以选择。于是,她辞工了,宁愿呆在家里每天无所事事,却竟然没有想到翻译这一行让她做得风生水起。她没有选择这个职业,只是无意中介入,便觉得有趣和看见人间百态,未来做什么,她还没有想过。

    一切似乎都是暂时的。这是美国给她的感觉,还是职业给她的不定,她不是很清楚,似乎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是她最终的归宿。原本,她以为,常武在哪里,她便去哪里,常武是她的归宿。可是为了等绿卡,她没有和常武一起回去。如今绿卡有了,她却犹豫不决。为什么生命总是有那么多选择?到底生命中什么最重要?那首曲又响起来:“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抹去创痕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难道归去就可以平静无伤吗?

        门铃叮当不停,她的思绪被打断,是自己叫的外卖。她打开门,看到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中国人掕着她的餐。她礼貌地点点头,将餐包接过来,把准备好的现金递过去。

        外卖郎看着她,有些惊喜,问到:“你是中国人?”

        靖蕙点点头,听出了他的天津口音,于是问道:“您是天津人?” 对于天津话里的那种拐音,她很敏感,虽然自己不喜欢说。

        外卖郎一下很兴奋:“是啊,你也是天津来的?”

        靖蕙又点点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靖蕙倒没有什么感觉,但外卖郎兴奋起来,和靖蕙聊起来,几乎将自己的故事和盘托出。靖蕙才知道自己原本的纠结,在这位同城大哥面前不足挂齿。

       这个外卖郎名叫刘军,竟然是天津商学院毕业的,原本在天津有着很好的工作,在一家事业单位做外联。可是,太太觉得他挣钱太少,撺掇着他出国,他也就动了心。通过中介,他获得了商务签证来美国。来美国做什么,登机前他没有任何的打算,以为到了美国就可以遍地拾黄金似的。可巧的是,在去纽约的飞机上,他旁边坐的便是“中国龙”餐厅的老板。两人聊了一路,下了飞机,刘军便钻入这间餐馆,一直工作到现在,已经快七年了。在厨房帮工将近七年,后来觉得有些闷,刚刚开始送外卖。

       七年在一间餐馆做着机械的工作。靖蕙看着刘军,心里想着他的身份该怎么办?一般拿着商务签证进入美国,只有半年的合法停留时间,估计他应该是黑下来的。没有身份,在美国活着,是怎样一种痛苦呢?她想着每天要开两个小时的车去上班的日子,自己已经觉得暗无天日了,但起码还有期盼。那么刘军每天的期盼是什么呢?她不好意思问。

        刘军在费城这么久,居然是第一次看到天津老乡。虽然他来到费城后,才知道天津和费城是友好姊妹城市,也许,这便是自己冥冥之中的归宿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霹雳吧啦对着靖蕙说这么多话,似乎是将七年攒的话都倾诉了。他听靖蕙说她做移民法庭的翻译,忽然心中升起了一种希望,似乎靖蕙可以帮他申请到绿卡。在美国这七年,除了每年给老婆汇款的时候感到自己像个人,其他的时光,他总觉得自己像个畜生般活着,没有目标。不知为何,相遇靖蕙,让他觉得是在黑暗里遇到了一缕阳光。这阳光照耀着他,让他滔滔不绝,让他回想起天津时的美好时光,心中突然似倒了五味瓶。

        刘军觉得还有很多话要和靖蕙说,但想着还有几份外卖要送,便依依地和靖蕙道别。靖蕙想着这几年吃的外卖中餐,也许都是刘军做的,他似乎不再是一位陌生人,而是一位相识了很久的朋友,才第一次见面,觉得自己似乎有责任帮他。她把自己专门为翻译而印制的名片拿出来,递给刘军说:“上面有我的联络电话,如果需要帮忙,就打个电话。”

        送走刘军,靖蕙觉得精神上一下没有了焦虑,却又了许多无可名状的感觉。在美国生活的意义,和在国内比起来,难道要更多吗?刘军在美国这样生活,开心吗?生命是为了开心呢,还是为了有意义?有意义的生活不一定开心,开心的简单生活难道就没有人生的意义吗?离开美国,常武觉得开心,在中国的生活让他觉得有意义和有价值。她忽然觉得常武的选择,才是人生的真谛。她抑制不住的冲动,想打个电话给常武,但想着他一定在开会或忙着他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他,就写了一个电邮常武,简单描述了偶遇这个天津老乡的经过。结尾,她写道:“我的爱,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靖蕙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很快又是多快呢?

        转天靖蕙又去移民局,她这次是要替福州人林章做面试翻译。这个林章,脖子上挂了一条粗粗的黄金项链,手上带着几个金黄黄的戒指,晃得靖蕙眼睛疼。她讨厌黄金,她觉得只有暴发户才将黄金炫耀在全身。她更喜欢白金的平淡。靖蕙趁着坐在面试大厅等候的时间,细细问下来,为翻译做准备,竟没有想到,这林章的美国之路,曲折无奈。这个林章在美国呆了有超过十年了,都没有任何身份,却开着几间中餐馆,似乎很有财力。

        林章的父亲坐货轮非法来美,抵美后,又鼓动两个儿子也中国从偷渡到美国。于是林章和弟弟先跑到墨西哥,又从墨西哥坐着运货的飞机,被当成货物偷运到达拉斯,偷混出机场,辗转周折,终于和父亲在费城团聚。后来父亲申请了庇护,拿到绿卡,开始通过家庭移民为林章兄弟俩申请绿卡,但因为有漫长排期,林章就这么等了多年,也不敢结婚,因为如果超龄,不能当未成年子女和父母一起获得绿卡,父母就只能为成年未婚子女申请绿卡。苍天不负有心人,他居然等到了面试,如果通过,绿卡便垂手可得。

        靖蕙对美国移民法不是很懂,以前在公司做,和移民法完全不搭界,现在不过是做翻译,一个传话筒的角色。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美国移民局会允许庇护,庇护成功后还可以给在美国不合法的成年子女申请绿卡。这美国移民法到底倾斜什么样的人移民美国呢?她在心中充满了疑问。

       不过看起来美国真的是个移民国家,似乎什么人都可以混在美国。只要有毅力,在美国耗着,似乎迟早都可以拿到绿卡的。她突然想起来刘军,不知他会不会挨到拿到绿卡的那一天。

        就这样想着,无聊着等待着林章面试时间的到来。忽然,她听到一个声音很熟悉,抬头望去,居然是那个移民官亨利,他手上拿着一份文件,正在叫着什么人的名字。靖蕙在来移民局的路上,还在想要是又遇到亨利怎么办?现在听到他叫着别人的名字,松了一口气:林章的面试时间马上就到了,看来不会再遇到亨利了。她下意识地低下头,似乎躲避什么。

         Ms. Liu,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一句美语蓦然响彻在耳边,靖蕙觉得面前突然像多了一堵墙似的,抬起头,亨利笑眯眯地站在眼前。

         

(未完待续)

 注:此中篇一共十二章,2013年在《雅致》杂志连载,新浪博客同步更新。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