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梦冬  

2013-12-08 23:33: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写于旅居新加坡期间,收录在即将出版的《南洋萦梦》一书中。

梦冬
没有冬天的新加坡有中国运来的雪

文/胡曼荻


许久没有冷的感觉。母亲打来电话说,家里已经很冷,问我要不要冬衣。


冬衣?来新加坡时我只带了几件薄薄的夏衣。那是一个来过新加坡的朋友告诉我的,只一件夏衣便可在新加坡走过春夏秋冬。我信了他的话,便空空背包来了。


已经度过两个冬天在新加坡。冬天的概念完全来自家中。妈妈说秋天来了,又说冬天来了。我便想象着爸妈都穿了厚厚的衣,和国人一起在街上笨拙地走来走去。于我,身上只是挂了一条条长裙,不停地更换,皆是无袖的,绵薄的。


已感觉在永远的夏中安静地如无风的潭中绿水,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看著满街满眼的绿树彩花,胡行乱走,穿梭於钢骨森林。那冬雪呢?那冬日凋零的情怀呢?


告诉妈,冬天我一定回去。只是,妈期待着我的承诺,我却一天天去了,依然在热气中让时光不知疲倦地一点点滑落在眼前。明知那是无可奈何的,却又一遍遍地说着:妈妈,我会很快回去,很快。只是暗自垂涕。感觉回不去的家,回不去的冬。


朋友说新加坡的商人制造了雪,飘在超市前,招徕生意。亦观了,那只是吹饱了的小白气泡在风中飘动。似乎蛮似雪。然新加坡人很兴奋,以为那便是雪了。雪总是让人激动的,甚似孩子。又有新闻说哈尔滨的冰雕来了新加坡,鼓动人们去观赏,据说现场有从中国远道而运来的雪。


中国雪。我被那几个字感动了。看那门票,却是昂贵的。于是将那份思念埋在心底,还是不要去凑热闹的好。朋友从美国带来电话说,亚特兰大在圣诞节时下了雪,有小孩子在其门前唱圣诞歌,让其甚感动。果真便是一个白色的圣诞年。其见到了雪,那雪许是和中国雪一样的滑腻冰凉。


      
浑身总是躁躁的。是天气浑热的缘故,还是心情的造化,已经绝然不知,只是神伤了,也许真的该在雪堆中滚一滚冻一冻了。


没有心情可谈。早上起来觉得头痛痛的。便想起来一夜的梦来了。那梦似乎占满了整夜的时空。许多军人在美国西部的沙漠走,似乎在寻找美军基地的一个宝库,然天忽然变了,沙漠里下起雪来,军人们一个个都冻僵了,那军人中包括一个很熟悉的面孔---我。


自己便笑了。何时作了军人,何日到了美国,何地有宝,何故有雪。便知是一个机荒谬机不可知的梦。只是人说梦原是灵的,便很烦恼地猜测着那梦在暗示我什麽。又有些惶惶然起来。


打电话给妈,问她何日来新加坡玩。妈说会在春节来。忽然便有些奇怪了。明明是在冬天过的节,为何偏叫春节呢?果真春天就来了吗?那为什麽春节有时有雪呢?忽然又觉得自己真真的幼稚起来。这些是大人能问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