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2013-12-16 07:02: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写于旅居新加坡期间,收录在即将出版的《南洋萦梦》一书中。


文/胡曼荻


    其实我是不大喜欢猫的,说不上什么缘故,只是从小就不喜欢养宠物,觉得那对动物很残忍。原本很自由的它们,倏地变成了什么人的私有财产,一种生命变成了另一种生命的所属。对于动物,原本是野生的,只是被驯养后也许它们喜欢并已习惯被人宠爱,被人惯养。对于猫,我是很怕它们的眼睛的,总觉得那眼中有一些阴阴的光。父亲曾说:猫是奸臣,狗是忠臣,要养也是要养狗的。


    新加坡街上有很多很多的野猫,不知是何故,我想这气候实在很适合它们生长和繁衍,于是它们在此便逍遥成长,占据了一席之地。


我曾认识一位马来族妇人,她每天都在背包中放一罐罐头,有时是鸡肉,有时是鱼肉,在街上走的时候,见到野猫,她便停下脚步,拿出罐头,蹲在地上,喂起那些猫来。我是不太明白,她为何不养一两只猫在家里,却要助养这些野猫。不过有时我想许是她和有一样的想法,喜欢让猫在阳光下自由成长,并要它们享用人类的美食。不过猫总让我有一些敬而远之的心态,它们看到我亦跑得远远的,似乎知道我心中并不对它们感兴趣。


然而我终于养了一只猫,这似乎让我改变了什么,也许生命总要发生一些事情让你改变自己的一贯看法,开始怀疑些什么。不过我觉得那只猫的确是和我有些缘分,注定和我度过一段时光。


很晚的一天,我回家的时候已有些疲惫朦胧,在临到家前的一条道上,一团白白的小小的躯影在我眼前晃动,我几乎踩到了它。我想我是踩到了它,不然它不会发出微弱但是惨淡的叫声,亦或它认定我将是它的主人,以此哀叫来唤出我们的缘分。我猜想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总是有因有果,因果密联的。


我抱起它的时候,才发觉它几乎没有重量,我猜想它才刚刚生下几天。我四处查望,街上静静的,没有人经过,也没有任何猫狗出没。只有这么一只猫孤零零蹲卧在地上,被我抱起。对生命的怜悯就在那时控制了我,看着它的眼睛,在黑暗里我觉得那是赤红色的,如红宝石一般,竟然有叫它红宝石的念头。它的眼睛似婴儿般澈透,有些哀怨般的动情。我决定将它收养。


然抚养一个生命并非想象中那般容易。到了家,我将它放在我的客厅,立刻跑到附近的二十四小时开启的便利店,我不是很清楚他们是否卖猫食,但我总得给我的小猫弄点吃的。便利店竟然有许多种的动物食品,这是一个意外。我挑了一种给半岁以下的猫吃的猫食。等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发现那只可怜的小猫躲在阴暗的桌子底下,将弱小的身子蜷成一小团,无论我怎么唤它,它也不肯钻出来吃东西。我将猫食放在它面前,又冲了一点牛奶给它,一并放在它眼前。我实在有些累了,便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很早我便被猫叫声惊醒,它叫得越发惨痛,好似谁虐待它一般。我才看清楚它的眼睛其实不是红宝石色的,而是有些祖母绿般晶亮。猫食和牛奶依旧没有动,它似乎没有兴趣。它瞪着我,竟发出一种奇怪的声响,有些似老虎发怒时的声音,只是没有那般有气势罢了。它的表情亦有些十分痛苦的样子。我的确吓坏了,我的念头是它并不想让人收留它,而愿意在街上游荡,过一种自由自在的日子。我决定把它送走,以免它在我的家里饿死。


我用一件白色的汗衫裹了它,又抱它到原来我遇到它的地方,把它放在那里。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它要到哪里去,我也不知道何种安排对它是最好的归宿。我放开它的时候,它的圆眼睛瞪得晶圆地看我,我解不透其中的意味。
      

晚上我再回到家的时候,开门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屋里有它的叫声,我想我是听错了。因为它不可能认识我家的路的,何况我又住在三楼,它是很难爬上来的。即使它能爬上来,它也没有钥匙进我的家门。然我打开房门以后,果真便看到它躺卧在客厅的地板上。同屋告诉我,她在路上看到了这只小猫,觉得它蛮漂亮的,又可怜,便将它抱了回来喂养。我哑然便笑了。


这回奇怪,许是此猫知道它这一生要被人助养,不可野跑的,便乖乖地吃起东西来,不再绝食。然两个月后同屋搬走了,便弃下这只猫让我独养。它便一直住在我家里。我想它开始喜欢我的家,它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每天不停地跑动,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晚上还要跳上我的床,依偎着我睡觉。


我见到街上的猫,亦渐渐有了兴趣,会蹲下来看它们的动作是否和我的猫一样,但街上的野猫见到我依旧不友善和不信任我,好似很怕我似的,总是远远便跑开了。我的猫却很喜欢我用手替它挠脖子,而且会闭起眼睛,似乎很享受一般。我想它早就没有了我刚抱它时绝食的脾气。它已是一只地道的家猫了。不过我始终都不知自己对它的猜想是不是对,我总是看着它的眼睛和我的眼睛对望,想着它一定要告诉我什么。


我唤它作宝宝。而且我想她曾是一个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