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金莲  

2013-11-25 01:18: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莲

 文/胡曼荻     

       

    在新加坡时,忽一日看到一台湾节目,内中特讲在台湾有一收藏关于缠足物的事的专家,此公将他的珍品一一示于电视镜头前,并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缠足是中国在人类历史独特的女人文化面,是一种奇特的人体艺术。

       

    的确是看过姥姥缠过足的脚的。三寸是有的,却不是金莲姥姥将她的足示给我看时,我才不过七岁,傻傻地问: “姥姥,为什么你的脚还没有我的大吗?你的脚趾为什么伸不直啊?”在一个小孩子眼中,那脚的确是丑陋的:厚厚的脚板,短短的脚趾绻在一起,趾甲几乎陷进肉中无处“可巡,除了大脚趾外,其余的脚趾均挤在一起,全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亦看过姥姥的缠脚布,长长的,是农村自织的布,白白,同普通布一样,只是相当窄长。其实姥姥已不再用它当缠脚布了,只是用来缠裤腿挡风,以免在冬天里受寒。姥姥说她从三岁起缠足,直到她嫁给姥爷之后才停止,将脚放开来。不过那时脚型已定,只是减些痛楚罢了。姥爷是读书人,自是不希望姥姥忍痛。只是姥姥每每忆起她最初缠足时的情形,便有些情不自禁的疼楚。

   

    姥姥被曾姥姥哄着缠脚时不过三岁,曾姥姥先将姥姥的脚趾折起来,再用细长的裹脚布把姥姥细嫩的脚一层层裹进去,于是姥姥便嚎天啕地大哭。曾姥姥自是含了泪,一边劝姥姥缠脚是女人必经之事,否则就嫁不出去了,一边轻轻地无奈地擦去姥姥痛出的眼泪;一边尽量轻手把姥姥的脚缠进裹脚布中,然后塞进小小的鞋中。

  

    有时观芭蕾时,看着舞台上美丽的舞者,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姥姥的小脚。这是很奇怪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我听到雪萍的话,我才知缘何自己会无故捉风。雪萍是一个很讲作者:时尚的女孩,她是一芭蕾舞痴。从小是父母让她练芭蕾的,那时她极不愿跳芭蕾,等到她爱上芭蕾后,爸妈却怕影响她的学作者:,而禁止她跳芭蕾。现在她大学毕业,又事业有成,便再拾旧爱,每星期都要去跳芭蕾。那是她的至爱。

  

    我问她为什么当初会怕跳芭蕾,她说穿上芭蕾舞鞋很疼。为什么会疼呢?我很纳闷,她说正统的芭蕾舞鞋前边的支本站撑面是硬的,穿上去时间一久脚便似有针扎般痛。我是第一次听到芭蕾舞鞋前边是硬面的。为什么会这样呢?穿上这样的鞋才可以多转几圈吗!雪萍看着我,觉得作者:所当然。那男演员呢,他们也需要穿上这样的舞鞋吗?那倒不用。雪萍想都不想地说。他们只是多举起女舞者或是跳大跨越,是不用穿有硬面的舞鞋的,再说,他们如果穿上那样的鞋,会觉得怪怪的雪萍静静地说。

   

    忽觉东西方对女人的金莲都是很钟情的。只是方式不同罢了。雪萍说跳芭蕾的女孩子的脚都是很丑的,因为她们的脚趾都是秃秃的,有的甚而弯了进去。忽而便想起姥姥怪模怪样的脚来。 

  

    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母亲没有告诉我,怕远隔的重洋的我伤神。只是很久以后,我打电话播放回去问起姥姥,妈妈才讪讪地说姥姥已不再了。我想和姥姥一样缠足的女子可能均已找到她们的安息地了吧。 

  

    问雪萍长大后跳芭蕾时脚疼吗,她笑笑说,她只是玩票,所以不过随心所欲只穿软面的舞鞋罢了,自是不像幼时疼了。想来现在的人体艺术只是心之好罢了。

此文写于新加坡期间,收录在即将出版的《南洋萦梦》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