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序引中国经济:传奇与微妙  

2012-06-15 14:59:00|  分类: 目击中国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经济:

传奇与微妙

文/胡曼荻

  中国有一个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府机构:State Commission for Restructuring the Economic Systems,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文简称为中国国家体改委。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简称。把经济二字省去,此委似乎担任着远远超过重建中国经济体制范围之外的职责。

  近年来每到春来,在北京最好的季节,此委都组织着中国经济界最隆重的盛事:中国北京国际高级经济论坛会议,英文译为China Summit Meeting。此回事英文很微妙地省去经济二字。与此委合作的是美国的“国际先驱论坛”(Herald International Tribune)。此机构一向以政论大胆泼辣而在全球媒介独领风骚,而其出版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更是在世界新闻界举足轻重。

  会议地点固定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这是香格里拉集团麾下品味极高的酒店,据说股份构成也颇有趣:北京市政府以土地入股,占百分之五十一,香氏集团以资金入股,占百分之四十九。会议开始之日是各国记者蜂至之时,因为在这间中国大饭店里云集了世界各国大财团的主席,各国部长级的要员,更有总理级的人物。

  世界各地头头脑脑的要人们在享受着超级独家的款待之余,大侃畅侃中国经济。

  在三年的记者生涯中,我采访了两次此会:一九九四年和一九九五年。

  在一九九四年的论坛中,世界银行的执行行长厄内斯特这样说:中国经济成就具有传奇性,但未来中国经济面临五大挑战,掌握发展和质量是中国未来的关键。

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五大挑战是:(一)宏观经济方面的稳定。(二)国有企业的改革。(三)改善基础设施。(四)保持经济发展的持续性。(五)减少贫穷。

  这位行长认为,宏观经济不稳定会扩大收入差距,造成社会紧张状况,并影响国内国际对经济的信心。一九九三年中国主要城市通货膨胀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左右,当前关键性的挑战是把政府已经采用的行政措施同市场手段相结合,以增强长期的稳定。他提醒应迅速地增强中央银行的权威和独立性并创造一个更加透明、有法可依的制度。

  他指出,国有企业改革是第二个亟需注意的领域,目前中国有十万以上国有企业需要补贴和贷款,至少有三分之一国有企业亏损,这些预算补贴占了国有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在许多情况下,这些企业还有有限获得银行贷款的途径,并且几乎无望偿还。他说中国根本经不起低效率企业对经济的拖累。

  他说,第三挑战是中国需要有高效的交通运输设施,以便将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单一市场一体化。中国的运输系统,按人口比例或地域比例计算,是世界上规模最小的,过去十年中国在运输方面的相对投资仅为朝鲜、印度和巴西这样的国家的一半,占国民总产值的百万之一点四。基础设施投资落后造成公共财政紧张和无效益的消耗。

  这位行长说,中国面临的第四个挑战是怎样保持迅速增长的持续性。中国现在的这种高速的经济奇迹累积起来的环境问题在世界上属于最严重的。

  减少贫穷是中国面临的第五个严重挑战,中国至少有八千万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

  他肯定说,中国的经济成就具有传奇性:从一九七八年以来平均年增长率为百分之九:一九七八至一九九二年之间中国的年出口额平均增长约百分之十七。一九九三年中国吸引了外国在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总额的百分之四十。用任何经济尺度去衡量,这些成就都是无与伦比的。他表示世界银行始终关注中国并一如既往扩大与华合作,尤其是在中国经济面临的五项挑战上。

  其实,中国经济的现状未必是这位行长所恩给你真正参透的。世界银行对中国经济所提供的贷款对到处是资金缺口的中国经济来说亦是杯水车薪。

  我不敢说自己能看懂中国经济的奥妙和微妙。读了四年经济学后又做了三年的财经记者,对于中国经济这个很玄又很真实的课题我依然是忐忑的。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毕业论文题目是《从里根经济学到布什的继承》,那时克林顿还没有上台。那论文居然得了优且深受导师称誉,这让我汗颜。我原本是想写美国的宏观调控政策对中国的借鉴,结果才发现,中国经济的独有性使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在她面前都无色无光。

  中国正在重建自己的经济运行体系。做中国的经济官员很难。然而谁都相信中国经济具有核爆炸力。虽然自己亦写了一些东西,然对于那些鸿著来说,这些东西似鸿毛,然自己被报社授誉为最年轻的明星记者,这很让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还会重操记者业,于是便不想让曾历经的攒撰发霉,亦算对自己的专业有个交代吧。

 

   ******此文写于供职天津日报期间,刊载在出版于新加坡的《目击中国经济》一书中。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