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日志

 
 

永远的中国人  

2006-02-10 09:13:00|  分类: 新加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中国人

文/胡曼荻

看著他们脸涨得通红,便很同情他们。然的确忽然便被他们感动了。

是一群洋毛学生,从英国来。汉语对于他们来说,形同天文学一样诡秘而深奥。每个原本悦耳的音节从他们口中吐出来,忽便如嚼蜡般苦涩了。然他们依然虔诚又用功,一遍遍练习着那不服他们控制的汉语音节。

看著他们如孩童读书般的机械状,忽而便笑了。我说,汉语只是一只纸老虎,当你用了很多力后,一定会骑上这头老虎逍遥地信步游。他们点著头,接受了我给他们的中国成语,并把它们注入自己的思维。

学生们依然年轻,他们刚从大学毕业,被派到新加坡工作。他们于是觉得离中国很近。第一次踏上亚洲的感觉对他们来说不可名状。我喜欢这里。他们纷纷对我说。你们还没有去过中国,我保证,你们会爱上中国。对他们说,然便看到他们眼中挤出的不可思议。

他们以为汉语绞疼了神经。我们是英国人,从小便很懒,从来没有认真地学过第二语文。因为大家都讲英语。他们很骄傲地说,忽有有些黯然了:可我们爱汉语,我们想拥有它。

我一直在想着怎样让他们不要害怕汉语难学。第一堂课开始时我告诉他们了两个基本概念:汉字和汉语拼音。这是汉语的表意系统和发音系统。当你写汉字时,就象在画一幅画,而发音时,又像在唱一支小歌。我说,尽量用浅白的意思让他们懂。于是他们互相兴奋地击手:我们要画画和唱歌了。

我想这便是我缘何感动了:我一直都在画画和唱歌,当我用汉语时。而如今,我把这巨大的财富分享于他们。虽然,我们从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不同。

他们其实只有四次课,算是初到亚洲的培训。然便开始在亚洲生活了。这四次课搞得我神经很紧张。虽然教过许多老外学汉语,然这是我准备得最充分的课程了。因为他们对汉语是一张洁白的纸,我想在上面画上最有色彩感的一笔,虽然我并不晓得纸的质地究竟怎样。

他们似乎也懂得了我的用功,和我配合得很好,虽然发出的音不忍耳闻,却似乎有些开窍了,渐渐能用汉语拼音来读了。如果我们到中国,台湾,香港,澳门,用你教的汉语说话,人们会懂吗?他们问我。
      我点头:当然。但我无法纠正他们其实湾香港澳门全部都是中国,香港和台湾用繁体字,用注音符号,在中国依然有很多人不懂标准汉语,方言和他们学得发音有天壤之别。我怕唬着他们。全没了征服老虎的勇气。

课程结束时,他们显得很神秘,门外忽然便有人送花进来,一篮插得十分玲拢精致的鲜花。送给你的。他们叫我的名字。然我便看到了花上一张卡:万分感谢,给曼多林。那一个个飞舞的签名是他们的真诚。
      很美的一篮花。他们带来了相机,要我站在花前,拥着我,笑,凝成一相。的确笑了,庆幸自己是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